TOP Trader2
交易全球期貨的最佳網頁版程式,帶給你您最佳的交易體驗
TT2是一個全球期貨交易平台,它提供了用於全面價格分析的優良工具,

使用TT網上交易平台WebTrader它能從任何瀏覽器和

作業系統(Windows,Mac,Linux)與任裝置隨時隨地在

全球進行交易與豐富的交易功能您只需要登入平台頁面即可進行交易,

省卻下載和安裝程式的繁瑣流程。享受便捷的交易體驗

即時穩定的報價與最齊全的商品
為避免報價誤差與延遲TT2平台與國外知名報價廠商合作
透過精密演算法呈現出與國外同步且精準的報價
無論何時何地,您都可以在TT2期貨大亨旗艦版網頁板上查看最精準穩定的報價與最齊全的商品,對全球期貨指數做理性的交易決策

TT2期貨金融大亨-技術分析
預測您喜歡金融交易品種的價格動向
技術分析是成功進行全球期貨,交易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它有助於識別各種交易品種的趨勢,定義支持/阻力位的水準,預測價格動向等等
換句話說,透過技術分析,您可以"窺視未來",並通過這個優勢獲得成功

日本出重手對付韓國半導體

日韓貿易戰從7月開打以來,迄今未見轉圜餘地,卻對台灣電子業有利。

國泰證期顧問處副總經理錢冠州指出,「日韓貿易摩擦主要和民族情緒有關,短期內難找到解方,台灣電子零組件、半導體、記憶體等將有機會受惠。」

 
 

率先受惠的是半導體產業。由於日本與韓國關係緊張,三星首當其衝,營運受到日本管制原料出口影響,台積電晶圓代工龍頭地位將更加穩固。

台新投顧副總經理黃文清指出,日本限制化學品出口至韓國,韓國三星、SK海力士與LG等企業,因缺料而產能受衝擊的影響巨大。

黃文清分析,日本限制光阻劑出口至韓國,導致三星採用其他國家替代品,因品質不佳拖累良率,影響客戶對三星在7奈米製程的信心度,而台積電在良率遠高於三星,預估市占率也最高,有利於台積電的營收表現。

此外,全球第三大矽晶圓廠環球晶市占率僅次於日本的信越化學與勝高,在韓國的產區可望支應最大客戶三星的需求,具有轉單題材,讓原本看壞矽晶圓族群的外資將其投資評等由「劣於大盤」調高至「加碼」。

期貨、投信業3新論壇 尋找台灣金亮點

台灣期貨交易所與中華民國期貨業商業同業公會共同主辦「從台灣到全球2019新金融.新商品.新投資國際論壇」,元大投信、國泰投信及富邦投信三大投信參與協辦。期貨及投信業界菁英齊聚一堂,共同探討台灣金融產業如何透過自身優勢,透過全球商品連結,尋找台灣金融升級利基點。
這次邀請美國那斯達克交易所、芝加哥商業交易所兩家國際知名交易所代表參與論壇,
提供第一手全球衍生性商品市場觀察,這次論壇共吸引150位金融業法人及期貨業者參加。
金管會副主委黃天牧說,期交所在商品面、交易面或結算面均不斷持續精進,近年獲得多項國際獎項。站在主管機關的立場,金融制度如何在創新與風險間取得平衡,值得繼續努力,期待期貨市場可持續於兼顧外在環境及交易人保護下,永續發展。期交所黃總經理炳鈞致詞表示,為使更多金融業法人熟悉並運用國內的期貨與選擇權進行避險,期交所積極辦理法人推廣,在近兩年多努力下,新增200多家法人機構參與期貨市場。

RSI研究財報

參考RSI(股價相對強弱指數),偏好數值51以上的個股,「在RSI中,80是非常強勢,20則是非常弱勢,中間值為50,我認為51是最好的切入點。」在有量才有價的原則下,日平均成交量要大於2000張。

「最後回歸財報,了解公司基本面,買股才會安心。」戴成霖分享,財報指標主要看有無配息、毛利率及EPS的成長性。「我會看毛利率是否能向上,如果年增率能超過3成的多是飆股;搭配EPS每年攀升,本益比15到20倍就能買進。」

「老師的投資方法很有系統,能穩定獲利。」郭先生是工程師,雖領有公司的配股,但對投資一知半解,「學了半年,我就每年幫自己加薪30萬元。」

至於賣出時點,戴成霖說:「只要發現情況有變,就先獲利了結出場。像前陣子美中貿易戰火升溫,手上原本各有20張東元與遠百,分別抱了7個月及5個月,但怕被波及決定賣掉,分別獲利5萬元。」

戴成霖挑股會先從籌碼面著手,特別重視外資買進的積極度。
戴成霖挑股會先從籌碼面著手,特別重視外資買進的積極度。
會這麼謹慎小心,是因為戴成霖曾經嘗過賠錢的苦果。「2009年時聽在奇美電任職的親戚說,公司業績好,EPS預估有5元,我就重押500萬元進場。」但其實受到中國競爭的壓力,產業趨勢向下,「加上忽略外資狂賣、籌碼鬆動的警訊,後來跌了2成才賣,心痛損失了百萬元。」

2014年也曾因為錯估水泥行情,買進台泥後,就算股價跌破淨值也沒出脫,3個月慘賠200萬元,「那段時間每天被老爸唸,壓力大到睡不著覺。」體驗過賠錢的切身之痛,戴成霖從此嚴守10%的停損點,「遇到二根跌停板的話,不管如何一定會跑。」

講起自己的投資啟蒙,他說全是受父親影響,「爸爸對投資理財很有想法,年輕時還專程坐火車到台北學股票。」早在高中於新加坡留學時,戴成霖就買進人生第一檔股票:新加坡電信,「賺了一倍左右,那時才知道爸爸為什麼喜歡投資。」

之後戴成霖前往美國求學,200多萬元的學費,更是靠父親多年來買進中鋼、台塑等股票,所存下來的現金股利支付,因為體悟投資的好處,戴成霖大學時代就用50萬元本金開始買進星巴克、麥當勞等美股,很快就賺到人生的第一桶金。

回憶美國求學的那段經歷,「那真是震撼教育!課堂上教授會直接發給每組一萬美元操作,績效跟成績成正比。賠錢雖然算學校的,但那堂課會被當掉,因此每天開盤都戰戰兢兢。」1972年,有了本錢的巴菲特乾脆把整家公司買下來。不過,戴成霖在時思糖果工作一年多後,決定回台照顧年屆七旬的父親,「2008年從美國回來的2個月後就遇到金融海嘯,但美國商學院的『售後服務』很好,海嘯發生前就已收到教授的信示警,所以安然度過。」

給學生1萬美金買股看賺賠打分

從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分校財金所畢業後,戴成霖進入巴菲特旗下子公司時思糖果(See's candies)任職,擔任財務部主管,和來自全世界的菁英一起工作,他回憶到:「那時壓力破表,通常我都是最後下班的那個人。」

 
 

「我們的工作內容除了得掌握公司財務狀況,也要負責評估將被收購公司的投資價值。」戴成霖透露,因為時思糖果的毛利高達8成,在巴菲特決定併購公司時,是擔任提供現金的重要角色,「需要常跑華爾街跟分析師要資料,花一整個月去鑽研一家公司的財報。」而當時年薪高達250萬元的他仍醉心投資,每個月都拿出一半薪水進入股市,感受市場脈動。

戴成霖在時思糖果工作一年多後,因為父母親都年屆7旬,身為長子的他決定返台照顧,放棄了美國綠卡跟高薪,「不會覺得可惜,想說回台灣打拚,為家鄉盡一份心力。」

不過,戴成霖2008年回台的2個月後,就碰上金融海嘯,「美國商學院的『售後服務』很好,金融海嘯發生前就收到教授的信示警,建議大家做空因應,讓我安然度過。」